如何

水红菱

昨天微信中的公众号有一篇文章,说的是菱角……

小时候倒是在舅姥爷家常吃到,近些年,别说吃……见都没见过了。

文章下面有人回复:“若干年前在绍兴,从鉴湖租了条乌篷船,顺水而下,一路品着花雕酒。磕着茴香豆。那时候还没有埋头啃手机这习俗。水面红菱铺满了河道。随手一捞,就能摘下几个菱角来。于是对诗对歌。输的给赢的剥菱角。新鲜的菱角,鲜嫩脆甜,一口一个,妙不可言。那大抵是记忆中菱角最好的料理方式了。”

生长在北方的我,是没有这种经历的。

倒是脑补出了明家姐弟四人的画面。

四人对诗,明诚总是不敌明楼。
明台捞起的红菱经了明诚那双手,却没几颗进明楼的口。
明镜又接过一颗明台递过来的已经剥好菱角,又伸手拍了一下明楼的肩:“就知道欺负阿诚!看看他都剥了多少了!”
明楼眯着眼,看了看低头浅笑的明诚,又看了看明诚手中的红菱,红色的菱角配上阿诚的手,分外好看:“谁让阿诚输给我了呢。”无论是眼神,还是话语,都带着微微的醉意。
明镜摇了摇头,嘱咐好明台要小心些后,又替明诚满上了杯中的酒。
明楼酒力不弱,而让他微醺的,不知是杯中的花雕,还是那个剥红菱的人……

没有到过江南,也不知道那样的画面有多醉人……

评论

热度(11)